淇水不汤

转载之前请经过我的同意,谢谢配合。

【钤光】同居30题(19)

用手机写的,有任何bug都见谅😂
第20题晚上再发。

19.离家出走

“公孙副相怎么没来?”
“回禀王上,公孙副相说是身体欠安,最近三日内都上不了朝。”
“哦这样,孤王知道了。继续吧。”
陵光表面上淡漠得很,心里却把公孙钤扎了一遍小人——真是反了你了,敢跟我玩消失。

常言道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所以谈对象哪有不吵架的。虽然这因果关系看上去怪了点,却是板上钉钉的真理。何况别人家小两口约会都是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说情话,这两个人就算是约会也最少有一半的时间在谈政事,有个意见不和的时候经常谈着谈着就吵起来,若是平时也就罢了,公孙钤本着“你开心就好”的原则哄两句亲一口便没事了,可一旦涉及到正事,这俩人的脾气真是一个赛一个的拧,陵光心里也知道大多数情况下公孙钤的意见都更好,到最后也免不了要听他的,只是忍不下这一时,非要跟他争这一口气。
不过,这种辩论式的争吵一般持续不了多久,经常吵着吵着到了吃饭时间,那就愉快的一起吃个饭再接着吵。事情解决了也就没事了
这次跟以往一样的是,最开始确实是因为政事,户部上折子说现在的税制冗杂,百姓负担有些重。需要精简,提了几个可行对策请陵光拿主意。公孙钤说陵光选定的对策欠妥,于礼制不合,陵光本就讨厌那些形式化的过场,嫌公孙钤文墨气又书生死板。
公孙钤脱口而出就是一句,“你说你这人真是固执。”
从这开始,就不是讨论政事了,再后来就是真的吵起来,就跟寻常小两口吵架一样,吵着吵着翻旧账,然后就变成了——“你居然敢吼我!”——这个节奏。
然后公孙钤就摔门走了,哦不,他还没那个胆摔陵光寝宫的门。
至于为什么他能因为这个事直接告假不上朝,陵光表示他其实并不清楚……
不过,不清楚为什么没关系,你不是跟我玩消失么,那咱们来以牙还牙。

于是副相大人告病的第三天早朝,陵光忽然说早朝暂停三天。有事直接把奏表送进宫,没有十万火急的事不要进宫来。眼看着其他的朝臣一脸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丞相大爷默默的捋了捋胡子——唉你们小年轻人啊。

距离公孙钤上次来寝宫过去了五天零一多半。

窗外暮色四合,陵光正在看吏部尚书递上来的改革官制的折子,心里正赌气般想着“哪天本王一高兴把副相这个官职撤了看你怎么办。”侍从就进来户部尚书有急事求见。
果然是因为这个税负的事。
“王上,公孙副相前日找臣商量税负精简之事,提了一个更妥善之法托臣转呈给王上。”
陵光粗略翻了翻折子,心里却还在生气公孙钤闷声做事也不跟他报备。
“公孙呢?他自己怎么不来找孤王提?”
“回王上,公孙大人去礼部议事了,今日下早朝之时偶然听丞相大人说起,说是副相大人向礼部提议取消不必要而且过于形式的礼制,日后祭祀类的仪式也少些负担。”
陵光没忍住勾了勾嘴角,连眼睛也笑了,吩咐了一句“按他说的办”便挥手让户部尚书退下了。
手里的方案思虑周全,兼顾礼制和实效,又体恤民心。想来是这人熬了好几天才定下来的。
陵光刚在心里蔫坏的叹服了一句“我家副相真是贤内助”,就听到了敲门声。
能明目张胆上手敲天璇王上寝宫的门的,除了某位“贤内助”不作他想。

公孙钤看着坐在书案后的陵光,心想,俗话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么算来,都十多年没见面了。
刚想走过去搂一下,就被陵光一记眼刀定在了原地。没办法,只得规矩的行了个大礼:
“王上,臣知错。”
“公孙大人前几天还理直气壮的,现在是怎么了。说说吧,错哪了。”
公孙钤也顾不上什么了,赶紧走上去揽住了陵光的肩膀,安慰般的抚他脖子,轻声道“我知道错了,下次肯定提前跟你报备。”
陵光没应他,径自翻着折子,半晌蹦了一句:嗯还真是贤内助。
公孙钤心想,到了晚上,让你知道谁才是内。




评论 ( 14 )
热度 ( 27 )

© 淇水不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