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水不汤

转载之前请经过我的同意,谢谢配合。

【钤光】同居30题(14-15)

今天更文,是为了祝我cp明天和后天的复试顺利。

(虽然内容跟祝福好像并没有什么关系。)


14.   午睡

天璇的夏天特别热。

晴天的时候像是火烤,多云和阴天的时候像是清蒸,下雨的时候跟在蒸锅里加点水也没什么不一样,如果难得赶上刮风,基本上也属于手拉风箱暖风吹得呼呼响。虽然陵光体恤,在朝堂正中摆了一大盆冰块,还允许武官可以穿文臣制式的官服上朝,但是在这种不穿还热的季节也就是个心领了的作用。

陵光这两天害了苦夏,本来不是什么大病,只不过吃不下睡不好,严重的时候连着发几天低热,捏着鼻子喝点藿香水就好了,可是这人一不舒服就闹小孩子脾气,死活都不肯喝,公孙钤本来想用强迫的,然而副相大人对藿香水的味道也实在是敬而远之,用嘴喂什么的实在是做不到,只好看着厨房给煮了好几天绿豆汤,医丞开的药熬的时候也都放了不少的冰糖压苦味,一干人等连哄带骗的好几天,再加上下雨降了温,陵光这不大不小的病才总算是好了。

病一好,困意来的比食欲还快。

陵光去上了个梦游一样的早朝,回来靠意念和浓茶勉强撑到了吃午饭,要不是公孙钤非让吃了饭再睡还把饭桌都搬到了书房的睡榻边上,恐怕这午饭能不能和晚饭合并上还得另说。

吃饭的时候陵光一手撑着下巴,眼睛几乎是闭着的,整个拿筷子夹菜进食咀嚼的一系列动作都比平时放慢了一拍半,公孙钤看不下去了本来想喂他,结果这祖宗迷糊的根本找不到筷子在哪,最后只能在旁边看着的副相大人觉得只想笑,赶紧埋下头去专心吃。

陵光强撑着把碗里最后一口米饭咽下去,整个人就被抽掉了发条一样直接躺倒在了公孙钤腿上,没一会就睡着了,还不忘把两条腿放上床蜷起来,睡得舒服还在公孙钤腿上蹭了蹭。

公孙大人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哦不对他放下碗的动作都不敢,就这么维持着一手拿碗一手拿筷子的动作低头去腿上趴着的这个睡得像个小猫一样的小孩。

旁边候着的侍从识趣的把公孙钤手上的碗接过来,轻手轻脚的把桌子撤了。

公孙钤的手顺势就放下去一下一下地给陵光顺毛,又怕他这个姿势睡得窝窝囊囊不舒服,虽然不忍心也还是捏了捏耳朵把人弄醒了,问他要不要回床上睡。

陵光含糊的嗯了一声,半起身攀上他肩膀勾着脖子,明摆着一副“要抱抱”的样子。公孙钤会了意也就顺势搂过他肩背,站起来转了个身,另一只胳膊穿过陵光膝窝把人打横抱起来。这人果然是这阵子被苦夏闹的瘦了好多,抱在怀里的手感都轻飘飘的。

这一路上陵光都没醒,公孙钤把人“打包”送回了寝殿床上,贴心地给人盖上一层薄被单,摸了摸他这几天瘪下去不少的包子脸,又在陵光唇角偷了个吻,才回书房准备去处理自己分内的工作。

“午安,我的王。”

 

——14.午睡 完——

 

15.   给对方吹头发

古代背景哪有吹头发这个技术,所以就改成了“给对方洗头发”。

文中提到的“一片小山丘”上的风景,都来自秦皇岛的联峰山。如果有来过我们这个沿海的四线旅游城市玩的姑娘们应该都去过,如果没来过也欢迎在非旺季来看看(这真的不是广告)。

 

陵光自从跟公孙钤凑了一对之后,体验到了很多寻常人家的小情侣看来很寻常的珍贵经历,比如,出门踏青。

临近清明,陵光就趁休沐和他家副相大人出门爬山去了。说是座山,其实就是王城边上的一片长满松树的小山丘,山路不仅不怎么陡峭,而且山也不高,不用特意抄近路也能在半个时辰之内到最高点,山里又温度湿度都适宜,所以不用防火封山的时候从早到晚都有很多人携家带口的来转转。

 

三四月的山里连空气都是一阵树和泥土的味道,山路两边几百年的古树快要把太阳都遮上了,左右也是时间充裕,公孙钤就牵着自己家里这个难得见天日的小孩在山里随便转,一路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些闲话,为了不迷路就沿着一个方向一直走,走到头就折回到最近的分岔路口然后往原来相反的方向接着走。快走到半山腰的时候碰到一个养小鹿的人家,院子里的小鹿大概是看陵光长得俊俏,颠颠的跑过来蹭他的袖子,陵光喜欢的不行,半蹲下来逗了它们好久才肯离开。

山里还有两座规模很小的寺院,陵光也一个个的走进去认真的拜了,既求国平安,也求人长久。

这山虽说不高,但是连绵了好大的一片,真要想哪里都看看也着实是花了很久,等他们准备往山下走的时候,天色已经有点要黄昏的意思了。陵光说既然都这个时辰了,不如在山顶看个夕阳。不成想往山顶去的路上经过一个小瀑布,陵光脚下一滑,被瀑布的水流浇了个正着,劈头盖脸的湿了个头,还好公孙钤手快拦腰扶了一把,才没太淋湿衣服。

两人赶紧抄近路下山,在山脚找了个客栈先歇下。

店小二见陵光这个狼狈的样子赶忙拿了温度刚刚好的热水和皂角来,公孙钤便让陵光坐在矮凳上低头,要给他洗头发。

陵光真的是湿透了,走下山这一路头发还滴着水,此刻多少有点不敢相信养尊处优的公孙公子能有“给别人洗头发”这个技能。

“快点,听话。”公孙钤也不解释,直接照着陵光的脖颈按了一下,顺手拔下了他的发簪。

湿透的头发顺势就散落下来一些,一缕一缕的垂着。

公孙钤放了个盆在陵光的两脚之间,拿起热水壶先用自己的手试了温度,倾过壶嘴,用速度控制的刚刚好的水流给陵光冲头发。一边用空着的那只手慢慢地从发根开始,把陵光湿透打结堆在一起的头发顺开,都浸透了才拿过皂角细细的往陵光头发上抹,民间的皂角到底不如王宫里,涩得很,公孙钤怕扯痛他所以动作又轻又慢,陵光一直低着头本来就累,公孙钤的手指又轻得像挠痒似的,闷闷的声音从头发中间钻出来催促说公孙钤你快点。

好不容易搞定了皂角,把它们冲干净又花了不少时间,等公孙钤终于拿帕子裹住他头发说可以抬头的时候,陵光觉得自己的脖子快断了,顺着公孙钤给他擦头发的动作就向后靠在了他身上,平时在宫里的时候副相大人也总要给自家王上擦头发所以这个环节就比洗头发进行的顺利多了。

头发差不多干了,公孙钤又嘱咐道回去记得再洗个澡喝点姜汤,别着了凉。

陵光却在身后人收手的瞬间抬手握住了他的手腕,另一只手够到他的脖子把人拉下来,在公孙钤的嘴上结结实实的亲了一下:

“知道啦,副相大人!”

 

——15.给对方吹(洗)头发 完——

我知道这是写的有点无聊的两个题,给所有坚持看到这里的姑娘们笔芯!

以及,4月底我有一个很重要很重要又很难考很难考的考试要应付,事关我的工作(好吧就是省考),所以30题的更新频率会慢一些,请姑娘们包容......我对灯发誓绝对不坑,尽量快点完结掉它。

评论 ( 8 )
热度 ( 31 )

© 淇水不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