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水不汤

转载之前请经过我的同意,谢谢配合。

【执峰】所谓成人世界(完)

写在前面:

昨天写的时候就觉得它更适合连起来一发完。所以昨天的(上)就删了。

絮絮叨叨了快5000字的没有什么剧情的故事,送给我cp。

同人文是二次创作,与本人没有任何关系。请不要擅自上升。有任何bug都是我的错。

灵感来源:《那又怎样》——词曲唱:李宇春

“所谓成人世界,爱是什么模样。我看到软弱隐藏你的不安。

你说对我好想,说完就逼我忘,用喝醉来伪装。”


1.

包子side。横店。

在剧组咸鱼了好多天才开工,吕鋆峰觉得他都快不会演戏了。

给一场群戏走位的时候,他化了妆,拿着剧本高高在上的坐在龙椅上面看着下面的人争论的面红耳赤,恍惚之间总觉得应该有个衣冠楚楚顶着一撮蓝色挑染的副相站在下面跟他们一起吵。对词的时候差点就蹦一句“公孙,你意下如何?”,明明台词早就背的烂熟。

听到导演喊cut的时候真想学着爱到深处自然黑的粉丝们说一句:都怪赵志伟。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这句话适合失去公孙钤的陵光,也适合暂时失去赵志伟的吕鋆峰,虽然,他们现在的状态还不能定义为失去。充其量,“冷静一段时间”而已。

片场休息的时候拿过手机用所剩无几的流量刷微博,看微博上天璇家的姑娘说命里缺糖缺得心都漏风了,看姑娘们拍的机场的赵志伟,带着黑口罩眼睛却透亮又温柔,也……看到了某综艺的cp粉们八卦说志伟哥哥这次去南京是和那个谁一起去的吧。

想打个电话问问来着,又忍住了。

真怂,吕鋆峰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

 

老赵side。南京。

下了飞机在车上刷微博,在自己的话题里随手收了几张姑娘们拍的自己,嗯,比本人好看多了。

还有天璇的姑娘们说缺糖缺的漏风?赵志伟被这句话笑得不行,想起另一位正主又觉得自己心里这风裹得也不太严实了。姑娘们,不是我不想发糖给你们,是你们的小包子最近跟我冷战呐。

又划了几下屏幕,自然就看到真人秀粉们的猜测和脑洞无极限的八卦。

他看得到的东西,那个小包子肯定也看得到。赵志伟退了微博想打个电话过去又怕他正拍戏,就改发了短信,没说一句多余的寒暄,只解释了一句自己到南京了,并没有人同行,是自己来谈工作,如果顺利的话大概什么什么时候走。一句和好的话也没敢说。

毕竟,如果只有前半部分,他可以当做对方看见了,知道了但是忘了回,加上了这一句,就不行了。

赵志伟在心里想,哪怕背了这么多锅,遇到吕鋆峰,一样还是很怂。

 

2.

包子side。横店。

有一个月了吧。从这个“冷静期”开始到现在。

因为什么来着?

哦对,好像是因为上次桔子的访谈,在被问道“所以呢?到底是不是?”的时候回答了“没有吧。”

你看,连否定都要加上一个不确定的语气词。

其实道理都懂,宣传嘛,逢场作戏而已,趁着节目热度还没退说话含糊一些,有利无害。可是也不知道那天怎么了,偏偏在电话里跟赵志伟吵了一架。就是不听他讲道理,吵到最后两个人都沉默下来,一句话在嘴边百转千回之后还是说了出来:你别找我,让我冷静一段时间。

 

刚才统筹姐姐让他回酒店休息一下,下一场戏还早着,到了再叫他。

此刻的吕鋆峰怕弄坏了头发,也不敢躺下,就斜靠在床头看会剧本玩会手机,短信铃声忽然响了吓一跳,手机都差点脱手。

赵志伟说他到南京了,两三天就走,连谈什么工作都简单的说了,还欲盖弥彰的加了一句“自己坐飞机过来的。”,也不问他拍戏怎么样,不问他冷静好了没,总之拒绝了一切带问号的话。吕鋆峰想了想,还是回复了一条无比官方的内容。

“好的”

 

老赵side。南京。

躺在酒店的大床上看着这两个字,也不知是喜是忧。

他和小包子真真假假的吵架吵了不计其数,因为别人却是头一回,能说出“冷静一段时间别找我”这种话的,也是头一回。

访谈说的话不能太当真的啊小祖宗。

虽然还是没想到他会因为一个访谈特意打来电话跟他吵架,但是也想不出“出现在他身边”之外的方法来哄他消火,偏偏他还真的没时间说走就走。

他知道其实吕鋆峰什么道理都懂。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能只靠讲道理,这个恋爱谈得又有什么意思。

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么身不由己。谈个恋爱都不能由着性子胡闹。

哪怕他们都才刚刚成年了一个大学的时间而已。

 

3.

包子side。横店。

跨出去那一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来着?

最最开始是拍陵光跟公孙钤初遇的那场戏,拍完之后他非要在旁边围观自己哭裘振。后来在一个不正经的访谈里吕鋆峰也说过,陵光对裘振超过了兄弟之情,更像男女之情。

导演喊cut的时候他的情绪还缓过来,走出摄像机的范围的时候眼睛还通红。一抬头看见这人衣冠楚楚的站在那堵着门,眼睛里也不知道哪里来了一股邪火,拽着他的袖子拐进角落突然就捏着他的下巴吻上来,还特么是个极其不温柔的法式湿吻,不对,是咬。差点把吕鋆峰的嘴唇都咬破了。还是公孙钤的赵志伟放开他之后恨恨说了一句:要是我先遇到你,该多好。

虽说他俩平时闹腾惯了,也动手动脚的,但是像这般,太越界了。

吕鋆峰着实吓了一跳,心如擂鼓,拿不准站在他面前的是真的入戏太深的公孙钤还是假装入戏太深的赵志伟。却只能当成是前者揶揄道:公孙大人,志伟哥哥,回神了啊。

当时的赵志伟干了什么来着…….好像是落荒而逃吧。

 

老赵side。横店。

赵志伟不知道为什么围观那场哭戏怎么会带来那样的后果,可能是因为自己跟他认识了那么多年都没见他哭得那么崩溃,却哭得是别人吧。

横店的太阳太大了,晒得他有点晕。

可是亲他的时候却清醒得很。这一点赵志伟认识的非常清楚,他心里甚至想好了,如果吕鋆峰问起来,就直接挑明白,他一点也不想找理由搪塞过去。

从那个晚上,我顶着草一样的头发穿着睡衣下楼看见你一本正经的时候开始,就喜欢你了吧。

可惜,吕鋆峰什么都没问,在以后的很多天里该吃吃,该睡睡,该玩玩也没跟他生疏,那个艳阳高照晒得赵志伟发醉的一天好像从来没在他吕鋆峰的生命里出现过。

所以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赵志伟都后悔当时没把这句话告诉他。

 

后来呢?

公孙钤杀青前的最后一场戏,也是公孙钤在刺客列传里的最后一场戏,喝下慕容离的茶,然后吐血而亡。

晚上大家没有戏都去他的房间庆祝杀青,这些人里不包括今天刚好拍大夜的同屋朱戬。第二天还有戏不敢喝酒,零食,果粒橙和可乐瓶子堆得满地都是,喝到最后都回房间睡了,只剩下吕鋆峰坐在床上不发一语的看着他收拾行李。

看着看着就滚到了床上。

这当然不是指字面上的意思。

虽然其实赵志伟一开始并不是这个意思。

只不过行李箱咔哒一声锁上的时候,赵志伟蹲在地上的视线正好对上那个人明明没喝酒却好像灼得发烫的眼睛。于是,他用1.88标配的长腿迈过行李箱揽过吕鋆峰的肩膀就堵住了他因为发呆而微张的嘴,顺势就把他压在了床上。

他知道自己的行为很不耻,但还是想这么做。

赵志伟记得自己还算有良心的说了一句:“你现在拒绝,还来得及。”

如果当时的吕鋆峰没勾住他的脖子还闭上了眼睛的话,这个“滚到床上”也就是个字面意思。

整个过程都出奇安静,两个人谁也没多说一句话,除了终于进去的时候小包子疼得眼泪都出来了之外,一切都还挺顺利的。

 

第二天赵志伟还要赶早班机回北京做通告,干脆就没睡,给自己和对方都清理干净之后就把人塞进被子里,怕他睡不安稳,关了灯借着外面自然界和人为的各种光源靠在那看着吕鋆峰睡得人事不省。当时他一边想“这个人也太好看了”,一边又真的很想把吕鋆峰闹起来郑重点对他说:未来还请多多关照。

可是现在,他在南京,面对着摆在面前的选择,连太久远的未来也不敢想了。

 

4.吕鋆峰side。横店。

在互相冷静的这一个月,吕鋆峰想,他们两个人好像从来都没有过一个代表着关系变化的仪式,甚至,他都不确定他们是不是在一起过。

就算睡过又怎样,那什么友也能睡。

现在的赵志伟再往前走几步就有一个星辰大海一样的前程在等着他,要是因为他吕鋆峰就一头栽进脚底下的小池塘,那岂不是亏大了。他们两个人各自适合自己的未来,大概根本就不是同一个未来,趁着两个人之间这根绳儿还没纠缠得解不开,还不如一刀断了,退回到朋友的距离多好,起码还能站在自己脚底下那块儿舞台上互相遥望着祝福个各自安好。

吕鋆峰想这些的时候觉得自己小小年纪理智的简直可怕,就好像在手术台上被解剖得露皮露骨的只不过是别人的爱情。自己明明原本不是这么患得患失却又现实的可怕的人,人生的四分之一还没过呢怎么就规划起二分之一以后的生活了。不是有句歌词说“我们都默许,太远的烦恼现在暂时不想”么?

迈过成年人这个坎儿之后的1500多天里都经历了些什么,连他自己都说不清。

不过,理智上怎么想的是一码事,感情上把这些话说出来又是另一码事。

因为舍不得啊。怎么可能舍得呢。

 

过了两天,他正等着布景要拍大夜戏,姓赵的忽然一个电话打过来,接通了也不说话,吕鋆峰拿着手机举在耳边也陪着他不说话,这人这是喝多了吧,自己实在太了解他了,了解到只听着呼吸声就能知道他的喜怒哀乐。而且这样愣头愣脑的也不是第一次了,以前分开不在一块的时候,只要喝多了就给他打电话,只不过原来是口齿不清的扯闲磕,故意矫情兮兮地说“亲爱的我好想你啊”然后第二天还打死不承认。如今这通电话却沉默到机器设备都布置好了,导演喊他的名字叫他去走位才有了声音。

果然是喝多了,舌头都捋不利索。

赵志伟说:明天我去横店找你。

吕鋆峰说了句好。就挂了。

挂了之后他想,赵志伟,刚才那句话,让我真特么想让你就栽在我面前的小池塘里,哪也不去了。

 

老赵side。南京。

他确实是喝得有点多了,一群人虚头巴脑的瞎应酬,一轮一轮喝下来,神志虽然还醒着,头脑却不怎么清明了,不然也不会直截了当的买了第二天去横店的车票,更不会借着上厕所的名义跑到外面吹着秦淮河的冷风给吕鋆峰打电话。

对面一声“喂”把他溜到嘴边所有的话唠都堵了回去,他本来想说今晚上这个局真特么心累,饭局上那个谁谁谁总灌我酒。不过这几天在南京谈成了个新戏,是个什么什么样的角色,什么什么时候开机,你到时候来探班,我有时间就带你去哪哪吃什么,去哪哪玩什么。他还想说吕鋆峰你冷静完了没有啊,我想你了啊。

但是他最后只是放任自己在电话里安安静静醒了好久的酒。

末了只说了一句,“明天我去横店找你。”

 

5.

包子side。横店。

欲盖弥彰的发了自己明天的时间表在朋友圈上,潜台词就是“某人你多睡会不用来那么早,我明天一天的戏,没空接待你。”

拍完戏卸了妆回了房间就看见自己正在冷战的男朋友盘着腿坐在自己的床上。

“你怎么进来的?”

“你冷静了没?”

两个人同时开口问。谁也不回答。

后来还是赵志伟先说:我用钱包里跟你的合影问前台要的备用房卡就上来了。

然后又好声好语地哄道:“那个采访的事,我真的错了。”

吕鋆峰还是没接他的话,又问他新戏的安排,交换了一下最近的行程,顺带说了些这些日子拍戏的时候的事,谁受伤了谁笑场了谁哪场戏演的特别好之类的。特平常挺愉快地聊了一个多小时闲嗑,就跟重来没冷战过似的,但是也就坐在床的两头聊,身子离得八丈远,跟从来没跟对面这个人谈过对象似的。

冷不丁的他突然就把昨晚上失眠到今早上想好的话说了:

“赵志伟,你选一个吧,要不咱俩娱乐至上的玩几年,谁要是遇上了特别合适般配又不怕被拍到就公开的姑娘就好聚好散,散的时候也别牵连,就当这些年什么都没有过。要么,趁现在还没扯不开,还有余地,就直接断个彻底,退回原来的距离,谁也别再越界了。”

他也不知道这番话说得是太幼稚还是太现实。这个年纪按理说不应该“就算全世界不爽那又怎样”么?这一年来成长的那么多究竟有几分是因为这人他自己也定义不了,大概,有像不怕流泪受伤地为他变坏那么多吧。

果然,人啊,就不能有在乎到骨头里的东西,一旦有了,做什么都畏手畏脚的不利落。

 

老赵side。横店。

“我说吕鋆峰,照你这么说的话,要是等到咱俩被全世界催婚那天,还没遇到那样的姑娘,你能不能就凑合一下跟我把后半辈子过了?”


——————end————————

后记:

这个ending好像戛然而止了,到底是喜是悲,交给你们定义吧。欢迎评论里聊聊。

以及“我们都默许,太远的烦恼现在暂时不想”这句歌词出自《一点一点》(依然词曲唱都是李宇春)

评论 ( 9 )
热度 ( 28 )

© 淇水不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