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水不汤

转载之前请经过我的同意,谢谢配合。

【钤光】同居30题(4-6)

今天爆字数了,一下午加一晚上写了4000多字。

我真的尽力发糖了(自己觉得“做饭”那一题最甜。)

嗯......我不介意你们把它当成不上升蒸煮的,古代AU执峰来看......

今天的内容当真私设如山,任何的bug都是我的错。

前文链接见最后。

4.   一方有起床气

一个带着满腔起床气去上朝的公孙副相~

 

今天早朝的副相大人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简单粗暴地说:话太少了。除了行群礼之外,就面无表情岿然站在自己的位置上,面无表情。很多大臣都在心里画着问号:这还是我认识的,永远话最多的公孙副相么?

丞相大人担心自家孩子,寻了机会悄悄问公孙钤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这句问话的音量并没有小到朝堂上的陵光听不见。他一早就发现副相大人的异常了,听见又朝着公孙钤的方向望了一眼,正好看到公孙钤面无表情地对丞相大人说“下官无碍”,这下陵光差点绷不住笑出声,在心里默念道:

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

你们哪知道,公孙副相这才不是身体不舒服。

公孙副相这是没,睡,醒。

公孙副相这个“症状”是起,床,气。

 

下了早朝,陵光不放心自己没睡醒的危险物种,知道他今天要去整理重要的档案,便动身以视察为名去“以权谋私”。

副相大人正在档案阁里间“工作”,拿着笔的手悬了好久还没落下。陵光屏退了随侍,用带着凉意的手拍了拍他的额头。

“诶,公孙大人,回神了!”

公孙钤吓一激灵,手一松,蘸饱墨的笔掉到桌案上在纸上晕开了一片墨渍,他把笔放回原处,看了看四下无人,就顺手圈了陵光到怀里问他:“你怎么来了?”

陵光也不回答,坐在公孙钤腿上抓了他的一只手摆弄他的手指玩,半晌问他:“昨晚可是熬得太晚了?”

“杂事有点多,就忘了时间。”

“下次把不重要的吩咐一些给下面的人做,事必躬亲也不怕累病了么。”陵光关怀完了又点着他鼻尖小声调笑道:“要是再像上次那样可要耽误公事了,那我可要罚你俸禄。”话音刚落没等公孙钤回话就从他怀里挣出来回宫去了。

公孙钤这一上午也没什么效率,临近午时,宫里的侍从来报信,说是王上要他用过午饭就进宫去议事。

结果,陵光找他议的“事”,不过是让公孙钤陪他睡个午觉。

“我就知道如果不召你来,你定要强撑着。”

这样,公孙大人持续了一上午的起床气,总算是痊愈了。

 

话说回来,“上次那样”到底是哪样呢?

这又是另一个说来话长的故事了。

刚正不阿的公孙君子居然有起床气。这是一个陵光和公孙钤之间的秘密。

其实它原本只是公孙钤一个人的秘密。毕竟公孙钤是一个及其自律的人,连每天的早朝都靠意志自然醒。平日里就算是公孙钤夜宿宫中的时候,也都是他早一刻起床,先收拾好自己再连哄带骗叫陵光起床更衣上早朝。所以原本陵光是不应该知道这个秘密的。

但是生活永远充满着意外。

过去的某一天,一向只要休沐就要窝在副相怀里睡到中午的陵光破天荒的先醒了。陵光想轻轻翻个身,结果被下意识揽了回去,无奈的撇撇嘴,陵光只好继续给公孙钤当抱枕。

又过了一会实在是无聊的很,又凑到公孙钤耳边轻声叫了两次没反应之后,陵光玩心大起非要把自家副相大人闹起来,又不敢闹腾得过分(不然一把火烧到自己就完了),就伸了一只手去捏他鼻子,顺便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公孙大人,卯时了。

陵光闹他之前,想了很多种公孙钤被吵醒可能的反应,连把他自己搭进去的那种可能都想到了,结果那都不是公孙钤实际的反应。

只见公孙钤猛地坐起来,板直的在床上坐了一会,飞快地下床套了衣服洗了漱就走路带风的出去了。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没有任何停顿,门被砰得关上的一瞬间门外守夜的侍卫看到这个场面还以为王上跟公孙大人大清早闹什么不愉快。

被完全忽略掉的陵光显然是没跟上节奏,躺在床上望了半分钟天花板才反应过味来,连叫近侍都忘了就随便套了件外袍追了出去,追到早朝的大殿看见副相大人正笔直的站在朝堂上,目不斜视而且面无表情的望向陵光平时坐的方向。

陵光莫名的被眼前的景象萌到了。

“诶,本王的副相大人原来有起床气么?”说着直接上手去捏公孙钤的脸,平时都是他捏自己,这回终于趁着这人没睡醒补回来一次。

兴许是走这几步路吹了冷风,又看见如此随意的陵光,再加上被捏那一下的力度着实不轻,公孙钤这才终于醒过来了。

于是陵光看见总算回过味知道自己刚干了些什么的公孙副相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精彩。

陵光笑得整个人直接挂在公孙身上不下来。如果不是念及自己的清白和身家性命,他真想发个文书公告天下。最后却在公孙钤“要是说出去就把他按在龙椅上办了”的威胁下被迫承认“今天早上我什么都没看见。”

寝殿并不远,侍卫们看见王上拽着公孙大人的袖子在前面走,跟在后面半步的公孙大人虽然步伐稳健,眼睛却闭着。

哦王上和副相又起童心了吧。

事实上,公孙副相只是发动了“走着睡”得技能来缓解自己的起床气。

吶,从此这就是两个人的秘密了。

甚至公孙钤都不知道陵光是怎么知道的:他万年难遇的起床气,一旦发作,要持续到下一次睡醒才能好。

不过从那次陵光特意召他进宫午睡以后,这个:要再睡一下才能好,就变成了“要王上陪着睡一下才能好”了。

——4.一方有起床气,完——

写完总觉得自己好像逆了cp……
有姑娘问我是不是对起床气的意思有什么误解,在这说一下,并没有误解😂这个梗其实来源于我自己类似的犯蠢经历。写的时候觉得传统的闹脾气式的起床气并不适合任何一个人,就写成了现在这样。

 

5.   做饭

陵光的寝殿旁边有个小厨房,专门伺候他的一日三餐。公孙钤还没成为王上“自家人”的时候若是恰好留到饭点,也会留下来陪他吃顿饭,再后来的小厨房,就常备着两个人的量。

 

这些天恰逢科举和祭祀碰到了一起,朝中上下忙得焦头烂额,公孙钤这个副相更是,大大小小的事都要走个程序送到他这来过目,偏偏他还是个较真儿的性子,送到他这来的都要事必躬亲,几天扛下来累得黑眼圈都快挂到下巴了。

等忙到了科举进入殿试环节,祭祀也不剩几天的时候,轻视就从大大小小的事都堆到了副相那里,变成了足够重要的大事都堆到了陵光那里。

陵光索性叫公孙钤住进宫里,两个人一起熬夜工作总比一个人挑灯夜战要温暖些。

 

陵光看完了手上的试卷揉揉眼睛,见公孙钤正核对着祭祀的环节流程和礼单,眉目专注,烛光映到鼻梁上泛着光,连原本锋利的唇线都柔和了不少。陵光放任自己多看了一会,就悄悄起身往小厨房去。

其实在陵光还是王子的时候,出于好奇跟小厨房的师傅学过两手,偶尔饶有兴味也会自己下厨煮点东西吃,只不过后来当了王上,身份变了,也没了那么多时间和心思,就再也没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过。

公孙钤安排完了祭祀的杂事,把需要陵光再誊写一遍的文书整理好准备交给他的时候发现人不见了,问了侍卫,得到“王上去小厨房了”的答案便暂时把文书放在灵光桌上,按着指引去小厨房找人。

门半掩着,公孙钤进门就看见陵光背对着他站在炉灶前把一个鸡蛋打进锅里,拿过锅盖正要扣上。

等回过神来他已经走上前搂住了陵光最近忙得瘦了不少的腰身,下巴搁在他肩膀上去蹭他后颈,公孙钤比陵光高不少,这个动作做起来多少有点别扭,陵光被他蹭得烦,动了动也不见他撒手。只得说:“别闹了,面快熟了,你出去等。”

“你居然还有这一手?”公孙钤是真的诧异,毕竟他这个没落世族出身的副相都已经十指不沾阳春水了,他以为王上肯定五谷不分。

“怎么,看不起我?”陵光拿长筷拨弄着锅里的面。

“臣不敢,王上这样子,还真像个贤妻。”

陵光耳朵一红,用手肘推他:“只不过中午他们煮的鸡汤剩下了一些,不吃浪费了。这就煮好了,你先出去,别给我捣乱了。”

公孙钤没答话,也没撒手,等陵光掀开锅盖,两个人都被水汽和香味淹没了的时候,腾出一只手捧过陵光的脸吻了上去。陵光大概是在他进来之前刚刚尝过面汤,嘴里还留着淡淡鸡汤的鲜味,公孙钤一面咬着他舌尖,一面腹诽道:自己真是三生有幸。

陵光在面汤烧干之前推开他:“闹够了就出去!”

后来的很多年,公孙钤都觉得,那天红着耳朵誊文书的陵光简直太好看了

 

——5.做饭 完——

 (写这个是因为我今天的晚饭就是汤面......)

 

6.   大扫除

这是一个关于小时候的陵光和公孙钤的故事。

不过好像跟“扫除”本身没什么关系。

年龄私设,陵光比公孙钤小两三岁。

 

陵光在很长时间内都不知道,其实他跟公孙钤的初遇并不是那次丞相的引见。

不过这也没什么,因为公孙钤也不知道。

 

那时候还没有天璇国,只有一个钧天,钧天的主人也还不是啟昆帝。陵光还没开始念书,自然也不会有一个叫裘振的伴读。

很多年前,那天正好小年,按习俗各家都要大扫除,寓意扫去一年的霉运,新的一年有美好的愿景,陵光大概只有四五岁,虽说自幼家教良好,到底也正是闹人捣乱的年纪,陵光的父亲忙着,嫌他吵,就让管家带着陵光出门去玩。

小孩子看什么都好奇,让管家领着他从一条街的这头走到那头,一大一小两个人走得好好的,不知触了什么霉头,陵光被一盆不知哪泼出来的水砸了个正着,全身都湿透了,陵光当场就哇一声哭出来,这可吓坏了管家,可当下他们离王府的着实有一段距离,若是直接回去,大冬天的,陵光路上再着凉就糟了,管家看了看周围,忽然想起老爷有一位旧识住在附近,便带着陵光过去暂且安顿一下换件衣服洗个澡。

说到这的故事其实没什么悬念,这位旧识自然是公孙钤的爷爷。

公孙先生了解了情况忙迎他们进屋去,吩咐下人烧了热水,熬了姜汤,还从自己年长陵光两岁的孙儿房里找了套衣服暂时给陵光换了。

小时候的公孙钤个子就高,再比陵光大两岁,他的衣服套在陵光身上当真不是一般的不合身,简直像裹着个大布袋。

六七岁的公孙钤看着这个在自己衣服里显得格外幼小的小孩眼眶还红着,小脸蛋也被冻得红扑扑的,心想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小孩子。下意识的举起手里对小孩来说巨大的鸡毛掸子,用侧面的毛轻轻地去碰陵光的脸。

眼眶红红的陵光小朋友又哭了。

刚好走进来看见这一幕的公孙先生当场数落了公孙钤一顿,叫他出门买糖瓜回来给陵光当做赔礼。

自诩年长两岁的公孙钤带了糖瓜回来,又拿了自己之前去庙会买回来的竹蚂蚱送给眼前这个爱哭的小孩,好言好语的哄了半天逗他开心。

两个人都是因为这个才记住有句俗语叫“二十三,糖瓜粘”。

 

后来管家就带着陵光,陵光穿着公孙钤宽大的衣服,手里拿着个竹蚂蚱回家了。

 

再后来,这两个人谁也不记得有过这件事。

直到在一起很久之后的某一天早晨,陵光睡眼惺忪的叫公孙钤去柜子里帮他找一条腰带,公孙钤在柜子里发现了一件六七岁小孩合身的衣服,看起来既不是过去的钧天也不是如今的天璇王室的纹饰,当时他还以为那是裘振小时候的衣服,为此还吃了好几天飞醋。

那天下了朝公孙钤无意间问起,陵光便告诉了他能记起来的前因后果,可惜这些能记起来的部分里的公孙钤,只是一个“用鸡毛掸子碰我脸的大小孩”。

公孙钤这才找回了些童年回忆:“原来那个小孩是你,我说当初丞相大人将我引见于你的时候,我觉得你有些莫名的眼熟。”

陵光也终于反应过来原来眼前这个人就是“当年那鸡毛掸子碰他的大小孩。”当下报复心起,从宫人手里要了把鸡毛掸子冲着公孙钤的脸就糊了过去。

被鸡毛糊了一脸的公孙钤心里窃喜道:当真是宿命,我居然比裘振先认识他!

 

——6.大扫除 完——

 同系列的文还有:

1.   相拥入眠 2.   一同外出购物  3.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4.   一方的起床气 5.   做饭 6.   大扫除

7.   浏览过去的相片 8.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9.   相隔两地的电话

10. 早安吻 11. 替对方挑衣服 12. 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13. 一方卧病在床 14. 午睡 15. 帮对方吹头发

16. 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17. 庆祝某个纪念日(生日,情人节etc.) 18. 接对方回家

19. 离家出走 20. 一个惊喜 21. 屋顶上看星星

22. 一场飞来横祸(火灾,地震etc.) 23. 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24. 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25. 喝醉 26. 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枕头大战,掐脸etc.)(初步计划:打雪仗) 27. 穿错衣服

28. 一方受轻伤(扭伤,割手指etc.) 29. 意外的求婚 30. 滚床单

 

评论 ( 13 )
热度 ( 55 )

© 淇水不汤 | Powered by LOFTER